阿里地区

心动幸

时间:2010-12-5 17:23:32  编辑:昌江黎族自治县   来源:澳门市望德堂区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所以,心动幸严格地说,心动幸欧盟不存在在中美之间站哪边的问题。在政治、安全、军事,包括价值观上,欧洲天然跟美国更靠近,很多问题上甚至是一家。而在经济上,欧洲自己最早就成立了共同市场,那会儿还不叫欧盟,叫“欧共体”,欧洲自己就是巨大的市场,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现在也还是最大的之一。

  所以,心动幸严格地说,心动幸欧盟不存在在中美之间站哪边的问题。在政治、安全、军事,包括价值观上,欧洲天然跟美国更靠近,很多问题上甚至是一家。而在经济上,欧洲自己最早就成立了共同市场,那会儿还不叫欧盟,叫“欧共体”,欧洲自己就是巨大的市场,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现在也还是最大的之一。

川普执政时期发动贸易战,心动幸也不仅针对中国,心动幸“美国优先”很大程度上是回到孤立主义,例如各种退群,但整体来看,全球经济、贸易、投资、服务、人员流动、信息共享,依旧是越来越全球化,越来越互相依赖,越来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防疫抗疫也是一个全球必须合作的重大议题,更不用说气候变化这类全球性挑战,只能通过全球方案全球合作来应对。从这个意义上说,心动幸全球化只是受到了逆全球化的思潮抵制、心动幸阻碍,但全球化本身还没有停止,某些领域有所减缓吧。而拜登如果执政,美国政治时钟多多少少会往回摆,至少在气候变化和抗疫这两件事上,美国可能重回多边主义、全球合作。

心动幸

更何况,心动幸欧盟本身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区域合作组织,心动幸因为有了跨越国家边界的区域合作,才有了欧共体、欧盟、欧元。此次RCEP,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参与其中,非洲也有非盟,阿拉伯世界有阿盟,区域合作本身也是一种全球化现象。因为全球化未必全部都是全球层面的合作与交流,也有很多跨国家、次全球层面的区域合作。欧洲六国从1957年3月《罗马条约》(《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签署,心动幸到后来如1967年煤钢共同体、心动幸经济共同体、原子能共同体合并为“欧共体”,欧洲向一体化整体性迈向。现在大家大亚洲地区这么多国家、这么多人口、这么大的市场也开始建立区域合作,欧盟有什么理由来反对、抵制?他们是首个这么做的,而且区域整合程度、一体化程度比大家早得多、深得多。各个区域内形成的区域间合作,心动幸使得全球化不只是一个抽象概念,心动幸不只是每次都要在世界层面、全球层面探讨合作的议题。大家中国是大国,从国内情况来看,也有各种小区域合作:京津沪、粤港澳、长三角,等等。从全球格局来看,世界潮流依旧是合作、交流、沟通、协调,这次抗疫就看得更清楚,没有区域的、没有国与国的合作,经济组织之间、社会之间的合作,就不可能完全实现有效防疫,气候变化议题更是同一个道理。

心动幸

还有,心动幸中国是千年古国,心动幸大家一直有庞大的人口生活在长江黄河这样的大的流域,靠个人、靠小集体没有办法应对洪灾、旱灾。原来有一种说法叫“大民族生活在大河流域”,像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为什么都能形成大民族、大国家、大社会,必须形成某种“合作”的概念和社会组织方式。而欧洲历史上一直被分得很小很碎,英法德就算是大国了,还有很多小国,但是他们分得越细、越小,就越发现并不都是有利于保护自己的学问特色、政治认同,更不利于经济竞争和世界地位。所以他们就最先就建立了区域合作最先搞起了经济共同体。当今世界诸多议题,心动幸最突出的是气候变化、心动幸防疫抗疫,各个国家出台怎样的具体政策,不同的技术怎么应用,社会组织方式怎么互相参考,怎么动员社区居民、医护人员与社会组织,包括大家现在讲的社会治理,都有很多再进一步拓宽和加深合作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多边主义、世界多极化、全球化都会继续前行,逆全球化、孤立主义、保护主义都会有,但还不是大势所趋,美国这个最大的国家搞了4年退群,也没阻挡住全球化的步伐,而欧洲总体而言并不想阻拦全球化。至于个别国家、个别政策、个别政党、个别媒体发表一些右翼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地方保护主义的声音,那在欧洲是永远都会有的,大家不需要过分理会,更不必过于担心,还是要看大势,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心动幸

11月26日,心动幸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赵立坚宣布,心动幸经中俄双方商定,国务院总理李总理将于12月2日同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米舒斯京以视频形式举行中俄总理第二十五次定期会晤。

之后有记者提问,心动幸你刚才发布了李总理总理将同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举行中俄总理第二十五次定期会晤的消息。中方对此次会晤有何期待?全球化是个客观的过程,心动幸尤其“冷战”结束并进入21世纪后,心动幸明显加快了,但是在全球化过程中,世界层面的差距,贫富悬殊,都有所扩大、拉大,有的人、有些国家、有些阶层的利益受损,代表他们的党团、议会、智库、媒体等就发出逆全球化的声音,这很正常。如果支撑全球化的政党执政,也会出台有利于全球化的政策。

川普执政时期发动贸易战,心动幸也不仅针对中国,心动幸“美国优先”很大程度上是回到孤立主义,例如各种退群,但整体来看,全球经济、贸易、投资、服务、人员流动、信息共享,依旧是越来越全球化,越来越互相依赖,越来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防疫抗疫也是一个全球必须合作的重大议题,更不用说气候变化这类全球性挑战,只能通过全球方案全球合作来应对。从这个意义上说,心动幸全球化只是受到了逆全球化的思潮抵制、心动幸阻碍,但全球化本身还没有停止,某些领域有所减缓吧。而拜登如果执政,美国政治时钟多多少少会往回摆,至少在气候变化和抗疫这两件事上,美国可能重回多边主义、全球合作。

更何况,心动幸欧盟本身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区域合作组织,心动幸因为有了跨越国家边界的区域合作,才有了欧共体、欧盟、欧元。此次RCEP,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参与其中,非洲也有非盟,阿拉伯世界有阿盟,区域合作本身也是一种全球化现象。因为全球化未必全部都是全球层面的合作与交流,也有很多跨国家、次全球层面的区域合作。欧洲六国从1957年3月《罗马条约》(《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签署,心动幸到后来如1967年煤钢共同体、心动幸经济共同体、原子能共同体合并为“欧共体”,欧洲向一体化整体性迈向。现在大家大亚洲地区这么多国家、这么多人口、这么大的市场也开始建立区域合作,欧盟有什么理由来反对、抵制?他们是首个这么做的,而且区域整合程度、一体化程度比大家早得多、深得多。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买官鬻爵网   sitema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